坎乡门户网站 > 娱乐 > 「内部精选图」杀害唐僧父亲的凶手,除了那个船夫,还有他的母亲|淘观点
首页 | 娱乐 | 社会 | 财经 | 时事 | 综合 | 教育 | 科技 | 体育 | 汽车 | 文化 | 国际 | 旅游 | 健康养生 | 军事 |

「内部精选图」杀害唐僧父亲的凶手,除了那个船夫,还有他的母亲|淘观点

坎乡门户网站 2020-01-11 16:50:08
[摘要] 次日,陈光蕊被封为江州州主,随即带上新婚妻子赴任。途中遇到艄公刘洪,刘洪杀了陈光蕊,抛尸江底。所以温娇这样的处境都是她自愿的,刘洪并没有强迫她。这就是陈光蕊遇害的前因后果。然而玄奘到了长安,进了宰相府,却取出一封信来,这显然是玄奘伪造的。他说了自己的身世,之后又怕宰相不重视,所以编造了刘洪图谋造反的消息。温娇承担了忤逆父亲、不尽孝道的压力,自然不愿意见父亲。

「内部精选图」杀害唐僧父亲的凶手,除了那个船夫,还有他的母亲|淘观点

内部精选图,关注微信公众号淘历史(taohistory)

t君带你淘历史,涨姿势

本文作者|白石山泉

陈光蕊高中状元,跨马游街时路过宰相府,恰逢宰相家小姐抛绣球招亲。书中写,那小姐名唤温娇,“未曾婚配”。既然是招亲,自然未曾婚配,何故多此一句?后面必然有隐情。

温娇把绣球抛向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状元郎,当夜二人就拜堂成亲了。次日,陈光蕊被封为江州州主,随即带上新婚妻子赴任。途中遇到艄公刘洪,刘洪杀了陈光蕊,抛尸江底。温娇本想投水,刘洪一把抱住她说:“你若从我,万事皆休,若不从时,一刀两断。”温娇毕竟还是从了,而且一从就是18年。

刘洪冒充陈光蕊去上任,一到江州,就对同僚说:“学生到此,全赖诸公匡扶。”只这一句话就暴露了刘洪的身份:他不是草莽强盗,而是一个习惯于官场应对的人。刘洪说过“你若不从,一刀两断”,一刀两断是形容情侣分手的,男人只有在对女人很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说此狠话,所以温娇和刘洪应该是认识的,而且是情侣关系。

温娇怀有身孕,这一日在花园里苦恼郁闷,不觉就生下了孩子。温娇此时是江州州主的夫人,身边却连个服侍的人也没有,自己在花园里生下小孩,还闷晕过去,醒来后,“将子抱定,无计可施”。这应该是刘洪在冷落她,毕竟温娇生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很难说。

按常理,温娇是宰相的女儿,只要她去揭发刘洪冒名顶替之罪,刘洪立刻就会被抓,所以刘洪若是贪图美色的强盗,应该对温娇百依百顺,求她不要揭发自己,或者把她囚禁起来,禁止她四处走动,可刘洪并没有这样做。所以温娇这样的处境都是她自愿的,刘洪并没有强迫她。这也再次说明温娇并不是被强盗霸占的可怜女子。

刘洪回来一见此子,就要淹死他,温娇说:“今日天色已晚,容待明日抛去江中。”第二日刘洪有事外出,温娇却真的把孩子抱到江边抛弃了。如果她要保住这个孩子,刘洪外出,她有很多方法可以施缓兵之计,她却把孩子扔了。如果不是“忽见江岸岸侧飘起一片木板”,于是把小孩放在木板上,任其漂流,温娇是不是就直接把小孩往江中一扔呢?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个母亲忍心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?

那天,温娇在花园里闷晕过去时,南极星君给她托了个梦,告诉她“汝夫已得龙王相救,日后夫妻相会,子母团圆”,因此这个孩子“汝可用心保护”,温娇反而更下定决心抛弃了亲骨肉,说明在陈光蕊、儿子和刘洪之间,她只选择了刘洪。

温娇当年“未曾婚配”,却有了个配不上自己、不被家族认可的情人刘洪,家人便急急忙忙找了个陈光蕊来解决燃眉之急—以宰相之尊,怎么会让女儿随便抛中哪个男人就嫁呢?状元游街必定要路过宰相府,他们是算好了才招亲的。但温娇还是爱着刘洪,她也知道刘洪深爱自己,所以,让刘洪在半路上拦截自己,两人私奔,就可以长相厮守了。

否则,当初陈光蕊是临时决定先回老家接上母亲,又从老家启程到江州的,刘洪怎么能知道他们的行程呢?显然是温娇偷偷向刘洪走漏了消息,刘洪才早早地在水道口等候他们的。然而刘洪对状元情敌妒火中烧,很干脆地杀了陈光蕊,甚至冒名顶替,彻底取代了陈光蕊的身份和地位。这就是陈光蕊遇害的前因后果。

打死陈光蕊让温娇受到很大震动,一个闺阁小姐根本没有想到和情人双宿双飞的结果会闹出人命,所以“小姐见他打死了丈夫,也便将身赴水”。她知道陈光蕊爱自己,情急之下便想偿命,而刘洪见情人居然为别人殉情,才说了那句“你若不从,一刀两断”。

之后刘洪冷落温娇,温娇郁闷苦恼,小夫妻之间的冷战,都是因为两人对陈光蕊的死感受不同。刘洪觉得自己杀了情敌,得到了温娇,又做了江州州主,真是集灵感和勇气于一身,内心颇为自豪;温娇却心中有愧,而这反而被小肚鸡肠的刘洪认为是旧情未了,于是不相信温娇的小孩是自己的,“一见此子,便要淹杀”。温娇本来就懊恼小孩来得不是时候,见刘洪说了气话,你不是要淹死他吗,好吧,你会后悔的,她就真的把小孩抱到了江边。

18年后,玄奘到江州府衙找温娇,说了自己的身世,温娇却并不相信,问他“但你今有何凭据”?所谓“母子情深”,亲生母子间是有心灵感应的,这不是靠凭证来证明的。而即使玄奘给出了血书,温娇还是半信半疑,后来借口到金山寺上香,到没人的时候让玄奘“脱了鞋袜看时”,看到玄奘身上确实有自己当年做的记号,这才不得不承认玄奘。

既然玄奘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(血书上写的玄奘之父是“陈光蕊”,因为刘洪现在也是“陈光蕊”的身份),温娇便说要写封信,让玄奘带到京城交给宰相,让宰相“统领人马,擒杀此贼,与父报仇,那时才救得老娘的身子出来”。

她说这些话,是因为知道玄奘势必会报仇雪恨,她也拦不住。然而说完这些话,她随即又说“我今不敢久停,诚恐贼汉怪我归迟”,便“出寺登舟而去”,根本没有写信。温娇是在提醒玄奘:没有我的书信和认可,你根本报不了仇。当时刘洪做了18年江州州主,势力巩固,玄奘只是一个和尚,岂能奈何?除非宰相能带兵来擒杀刘洪,玄奘才能报仇。为了保住刘洪,她要让玄奘死了报仇之心。

然而玄奘到了长安,进了宰相府,却取出一封信来,这显然是玄奘伪造的。他说了自己的身世,之后又怕宰相不重视,所以编造了刘洪图谋造反的消息。宰相在启奏唐太宗时是这样说的:“稍水刘洪……假冒臣婿,为官多年。事属异变。乞陛下立发人马,剿除贼寇。”“事属异变”“剿除贼寇”就是谋反的意思。唐太宗不会关心宰相的家务事,但听说有人造反,马上发了六万兵马,命宰相统领去江州“平叛”。

宰相带兵擒拿住刘洪后,要见温娇,温娇却“羞见父亲,就要自缢”。她18年来都未曾见过父亲,此时为何“羞见”父亲?因为当初宰相让她抛绣球招亲,目的正是不希望她和刘洪在一起,但现在既然拿住刘洪,就知道温娇用尽心机,还是和刘洪厮守。温娇承担了忤逆父亲、不尽孝道的压力,自然不愿意见父亲。

后来,温娇跟父亲说:“吾闻妇人从一而终……惟有一死以报丈夫耳!”“妇人从一而终”,这个“一”指的是刘洪,如果当初能和刘洪在一起,她怎么会选择陈光蕊呢?而在抓住刘洪后说要“一死以报丈夫”,是因为她知道刘洪必然会被判死刑,情人既死,自己也不想活了,因此这个“丈夫”指的也是刘洪。

宰相见事情已经如此,做父亲的总归还是偏袒自己的女儿,不希望温娇寻死,所以说温娇“不以盛衰改节”,就是褒奖女儿一心爱刘洪,不因为陈光蕊是个状元、做了大官就不要刘洪了。

把刘洪挖心肝祭奠陈光蕊后,温娇“哭奠丈夫一番,又欲将身赴水而死”。此时她哭奠的是刚被处死的刘洪,丧夫之痛让她也想赴水而死。即使温娇再专情,也不会激烈到要为18年前死去的先夫陈光蕊殉情。

杀刘洪不是温娇的意思,否则她不会在刘洪被抓后又要自缢又要赴水的寻死。宰相也知道“图谋造反”是玄奘编造的谎言,但他既然在唐太宗面前这样启奏了,皇帝又下圣旨发兵,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,只能将错就错地把刘洪当成先前的强盗、现在的反贼处置。

最后,温娇“毕竟从容自尽了”。“毕竟”“从容”两个词,把温娇那种纠结和无奈写了出来,她当年曾对谋害亲夫有过懊悔,但她现在对死而复生的陈光蕊已经没有任何留恋,情愿以死来解脱这样“一家三口团圆”的悲剧。

阅读更多:

一种美到窒息的传统工艺,因太过残忍已濒临灭绝|淘图记

慈禧唯一可被证实的畸恋,他被偷运入宫,被逼吞金而亡|淘风流

朝鲜被揍找大明求助,大明大手一挥:没问题,让泰国出兵|淘明朝